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其他 >>人物訪談

林俊:中國皮革業的世界性求索者

作者:    來源:    發布時間:2015/7/24 17:23:29

  2012年,是中國皮革皮具產業重要的一年,整個產業規模突破了一萬億元,它向全世界宣示 “中國已經是一個皮革萬億大國”。 作為全國最大皮革皮具交易市場和原輔料集散地的領軍人,圣地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林俊是皮革皮具行業創新發展的領路人。2010年,他年僅29歲時就被媒體譽為“皮具少帥”;2011年,當選為最年輕的中國皮革協會副理事長;2012年,當選為中國皮革協會市場流通專業委員會會長,同一年被授予廣東十大經濟風云人物——產業升級貢獻獎;2013年,因圣地在中小企業經營、管理方面有突出貢獻,他又在2013博鰲亞洲中小企業發展論壇年會上獲得“中國經濟杰出貢獻人物”榮譽稱號…… 肩扛著為中國皮革產業做大做強、打造話語權的重任,在中國經濟新常態下,林俊致力為皮革皮具業尋找新的支撐點,致力于打造中國皮具行業生態圈,打造“大物流、大金融、大數據”產業流通鏈平臺,提出了“引進來、走出去”的發展戰略,并成功走出國門,為中國與海外市場之間打通任督二脈、建立綠色通道。

  圣地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林俊

  “市面上每兩個箱包,就有一個出自花都獅嶺”,這句話形象地描繪了因包而馳名的獅嶺在業內的地位。在這里,有8000多家生產型企業,18600多家經營商戶,從業人員超過40萬,每天有200萬件皮具加工生產,年產值達300億元,進出口136個國家。每年從圣地·獅嶺(國際)皮革皮具城揭幕的皮革皮具節,使“中國皮具之都”之名更為享譽中外。

  對于圣地集團董事長林俊來說,剛過去的2014年具有不同凡響的意義。就在這一年,已在國內修煉了幾年“內功”的林俊,加速度地完成了國際市場的“首秀”,并謀劃拓展國際市場的更美妙格局。僅上半年,他就數次遠赴跨越歐亞的土耳其、涉足地中海沿岸的意大利、踏入有“歐洲心臟”之稱的波蘭,之后又跟隨習近平主席展開拉美之行,且跟隨汪洋副總理跨赴北歐和中東歐……

  自2009年正式入主并掌舵圣地·獅嶺(國際)皮革皮具城以來,林俊就一直為處于轉型升級關口、于國內國際市場苦苦尋求新出路的中國皮革業貢獻自己的力量。他致力于打造皮具“衛星城”,實現“引進來、走出去”的戰略,讓世界優秀的品牌、產品、設計、理念與中國廣闊的市場需求進行“無縫對接”,也讓中國皮具業攀登上“微笑曲線”的價值高端;他發起的中國皮具時尚盛典,被譽為皮革業的“奧斯卡”盛典,成為發揚光大自主品牌的搖籃。

  2014年6月25日,波蘭中國廣東總商會、中國圣地獅嶺皮具城,在波蘭羅茲省揭牌(自左至右:圣地集團董事長兼波蘭中國廣東總商會首任會長林俊、中國駐波蘭大使館商務參贊劉麗娟、廣東省副省長招玉芳、羅茲省副省督Dorota Ryl、廣東省貿促會會長陳秋彥、波蘭PTAK S.A.總裁Dawid Ptak)


  沉淀:締造思維大格局

  在大街上派過傳單,做過電話銷售,當過搬運,應聘過司機,也賣過電腦,甚至幫人做作業……與很多常人眼中“富二代”履歷不大相同,生于1981年的林俊是典型的“智二代”“創二代”,在留學時曾靠打工供養自己的學海生涯,給他留下彌足珍貴的創業經驗,為日后在中國皮革行業叱咤風云積淀了開闊的思維大格局。

  1999年,高中畢業后的林俊遠赴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留學。彼時正值IT行業風生水起,原本讀會計專業的他,在老師的建議下轉讀信息科技專業。

  世事難料,剛轉科沒多久,林俊便遭遇了科技股泡沫,這是他涉足社會時遭遇的第一次挫折。“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”,這次的挫折讓他學會了如何去積極應對。深思熟慮后,他選擇了堅定地走下去。這次抉擇也讓他具備了強烈的危機意識,同時他也看到,有危就有機。正如《易經》所說的“陰中有陽,陽中有陰”,所有事物都會有高峰,也會有低谷,在低谷時,要積蓄力量,以便能反彈到更高的高度。

  在異國他鄉學習和生活,對很多人來說,把兼職打工當作鍛煉是再正常不過了。但對于林俊來說,留學期間剛好碰到家族企業不景氣,打工從純粹的鍛煉變成了供養自己的辦法,這樣的選擇似乎是唯一的。從2000年開始,低迷的經濟形勢影響到了他的家族企業,最糟糕時,公司連電話費都付不起。困境之中,他沒有怨天尤人,而是通過打工來解決學費和生活費。

  至今,林俊仍清晰地記得他派傳單的第一份工作,那時一小時的薪水只有5.5澳元,而他吃一頓飯則需要6.5澳元。一頓飯需要站一個多小時才能換來,這個“等價交換”讓他體會到了那頓飯的珍貴。不久后他轉做電話銷售,底薪10澳元,每成交一單有5澳元的提成。后來他又去幫洋人搬運,雖然時薪很高,可達23~27澳元,但卻需要在夜間兩點開始工作。于是,他常常晚上離校,早上上課前才匆匆趕回,以貼補生活費。

  在眾多兼職打工經歷中,對日后林俊創業思維影響最大的是幫同學做作業。在讀大二、大三時,林俊發現有一種工作,既可以提高學習的興趣,也可以提高學業水平,最關鍵的是還可以賺“很多錢”。當時市場上可以接受的大一年級每份作業為150澳元的酬勞,大二每份作業250澳元,而大三每份作業可達350澳元。當這種生意模式運作了一段時間之后,問題隨之產生。其一:“開始時認識的同學才會找我做作業,會經常發生做出來的兩份作業出現B級別和C級別的不同分數差別,自己也很難控制”。林俊笑著說,“那獲得低分數的同學肯定不樂意了。”但由于是做電腦編程,同一份功課要做到很不同才不會被發現抄襲,所以每份作業不能完全保證達到A級別的分數;(行規是:每份作業的報價只保證C級別成績,不保證高分)。其二:幫做作業是紙包不住火的,很容易被校方發現并取消學籍、開除出校,對在校生接作業做生意的風險很大。其三:同類型的競爭對手多,也有很多國家如泰國、印尼的學生參與,但價格隨意性太大、不統一,經常有人出低價搶做作業。經過思考以后,林俊找到了一個解決辦法,找到已畢業的校友進行合作,扮演中介人角色。協商后做了兩件事:一是將這些泰國、印尼學生召集在一起商討,統一價格。二是由中介人統一接單,平均派單(一般情況下,同一份作業1個人不能超過做4份作業)。經過以上兩個動作,建立了防火墻體系,解決了價格混亂問題,并且由于是隨機派單,大家也不知道自己的作業是誰做的,因此對于作業成績不一的抱怨也得到了解決。而這一段求學兼職的經歷,也為林俊日后著力整合產業鏈上下游、打造流通鏈等大格局埋下了伏筆。

圣地·獅嶺(國際)皮革皮具城(1-5期)

  雖然靠自己的能力賺了些錢,但林俊始終銘記自己去外國留學的目的就是為了讀書,所以他始終堅持一個原則,“做人一定要知道自己所走的路和方向,不能左右搖擺,否則做出來的事情就會模棱兩可,沒有重心。”

  辛勤的付出終得回報。2004年,林俊順利取得了“信息與通信科學”學士學位,并成功考取微軟認證系統工程師(MCSE)和CISCO-CCNA。林俊笑說,自己回想起來都不知道當時為何有這么多時間拼力考到這個證書。

  多年之后回憶起這段經歷,林俊說,那時所形成的思維模式讓他獲益匪淺。首先是如何把想法轉化為實際行動,并一步步達到最終目的;其次是如何與他人合作,理解他人的想法;第三是效率,如何優化流程,減少時間和步驟,這種思維模式對他日后的經營與管理大有裨益。

  探索:整合產業流通鏈

  回國后的林俊正式進入圣地集團,從助理做起,先后參與了住宅、酒店、商業中心、專業市場乃至商業街區等項目的開發和改造。正當他在房地產及專業市場領域大展身手時,2008年那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給林俊敲響了警鐘。

  謀劃著家族企業的新未來,時任圣地建設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圣地)總裁兼花都區域董事長的林俊,把目光聚焦到了獅嶺(國際)皮革皮具城上。具有海外留學背景和國際視野,且又有專業市場以及商街升級改造經驗的他,從危機中發現機遇,于2009年入主獅嶺(國際)皮革皮具城,從此,他把所有精力全身心投入其中,并伺機尋找中國皮革皮具行業的破局之路。

  在中國的皮革皮具產業鏈中,中小皮革皮具企業占據多數,且都遵循著傳統鏈式分工,皮料生產商、加工商、成品生產商和品牌商等環節各自為陣,分散經營,往往導致利潤被過分壓縮,企業難以長久為繼。而大多數專業市場都是離鏈經營,只扮演著“房東”的角色,它們僅限于收取管理費,并沒有把自身和商戶作為一個整體進行捆綁經營,也不能提供滿足商家所需要的服務。要謀發展,就必須對癥下藥,而林俊開出的“一劑良藥”就是成就一個全價值鏈的整合者,構建皮革皮具產業生態圈。

  在他看來,皮具行業可以產生一個互相進化的生態圈,這個生態圈具有“三生”的特征:一是共生,是指產業鏈中各個環節都圍繞一個目標商品而存在,同時,它們可以共同分享到這個商品所帶來的利益;二是互生,生物界中兩種能夠獨立生存的生物處在同一個生態圈中時,各自的代謝活動能夠產生有利于對方的結果。比如媒體和電商出現在同一個生態圈中時,產品需要媒體去宣傳,同樣媒體也需要找到產品去宣傳,因此它們之間形成了一種依存關系;三是重生,即在各種關系相互作用下,會產生出另外一個生態圈,達到行業進化的目的。

  林俊曾用自然界的食物鏈原理來比喻產業鏈。例如,在“草—兔子—狼—獅子”的食物鏈中,如果兔子被全部殺掉,那么草就會瘋長,狼也會因兔子的滅絕而餓死,獅子也會因狼的死亡而慢慢消亡。可見,食物鏈中的每一種生物都相互依存,其中的任何一種生物滅亡,都勢必會導致整條食物鏈失去平衡,最終破壞人類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。

  在林俊看來,皮革皮具的產業鏈與生物學中的食物鏈有異曲同工之理。為了滿足商家的需求,林俊率領圣地集團挺身而出,通過整合產業鏈的各個環節,力圖打造一個更加高效的流通鏈平臺。這個平臺將匯集物流、商流、資金流和信息流,從而形成集“大物流+大金融+大數據”的電商化產業生態圈,協助所有商戶提高運作效率與競爭力。

  林俊要打造的流通鏈并不等同于產業鏈,它不僅規避了產業鏈各個環節各行其是、缺乏協同運作所帶來的風險,而且通過打通上下游的渠道,讓供需雙方更清晰地了解市場需求。同時,通過為鏈條中的各環節提供設計研發、金融、物流等配套服務,降低商家的運營成本,真正做到在鏈經營,與商家共同成長。

  為了配合流通鏈中各實體的業務需求,使操作流程和信息系統緊密配合,做到各環節無縫鏈接,林俊打造了先進的信息資訊平臺,為商家提供全面的行業、市場信息;他改變之前多家物流公司并存,價格與服務參差不齊的情況,整合物流公司,訂立準入標準。同時,還通過與銀行合作,改變代收貨款的方式,分離貨流與資金流,在保障商家資金安全的同時,加快資金流轉速度;他促成國葉圣地公司、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、中國工商銀行等合作,共同打造金融平臺,推動“出口保融捷”業務;為順應新時期電商發展趨勢,林俊更通過與中國皮革網合作,聯通國內34個皮革皮具產業基地,打造I+N模式的電商平臺,讓商家從線下走到線上,貨通全國及全球。

  林俊在第12屆中國(獅嶺)皮革皮具節上致開幕辭

  而在與廣東省授權的跨境電商平臺——林貳林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戰略合作后,圣地未來將還可以對接海關、商檢。貨物從哪個國家、乘坐什么船、在哪里通關、什么時候進保稅區等細節都將全部可以看到,實現過程可視化。通過與海外網代聯盟合作,建立海外倉庫,實現海外訂貨、海外發貨的跨境電商經營,幫助中國皮具走向世界……

  小米董事長兼CEO雷軍曾經說過,“小米沒有工廠,所以全世界最好的工廠就是我們的工廠。”林俊認為,對于圣地而言,亦是如此。圣地只是一個整合者,“通過整合資源、打通渠道,打造流通鏈物流平臺,以信息平臺為載體,幫助商戶洞悉需求,改善產銷,提高效益,達到共贏。”

  而對于商戶來說,圣地亦是顛覆了傳統意義上的“房東”概念,將服務貫穿設計、采購、加工到終端銷售的全過程,為皮革產業鏈上的核心企業以及其它中小企業提供一站式服務,為他們營造更便利、更高效的經營環境。

  轉型:攀登“微笑曲線”兩端

  回首來路,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皮革皮具業取得了輝煌的成績,發展成為全球制革生產大國,以及全球皮具生產與消費大國,但繁榮背后卻隱藏著危機。由于皮革加工產業走的是一條粗放發展的經營之路,主要依靠貼牌生產賺取有限的加工費,處在微笑曲線的最低端,利潤空間狹小。

  金融風暴之后,中國傳統加工制造業與貿易遭遇重創,中國皮具業也未能幸免,幾乎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。而獅嶺(國際)皮革皮具城以及數千商家,也仿若從炎夏掉入寒冬,在凄風冷雨中苦苦支撐。

  林俊對于中國皮革皮具行業有著清醒而敏銳的認識:中國雖然是皮具大國,卻不是皮具強國。中國皮具生產商沒有掌握設計研發環節,缺乏品牌、文化影響力與競爭力,這讓他們始終處于“微笑曲線”最低端。如何讓中國皮具業攀登上“微笑曲線”的兩端,成為縈繞在他腦海中的一個新命題。

  作為一個皮革人,林俊渴望為中國皮革產業打造一個屬于中國人的話語權,為有夢想的企業家打造展示的平臺,為中國皮革行業的貢獻者、推動者留下歷史痕跡。同時,他也希望讓更多的人認識這個行業和參與到這個行業中來。

  2012年,在皮具行業面臨巨大危機時,許多皮具生產商掙扎在生死線上,中國皮革皮具行業從制造到創造的道路似乎越來越難走。危機當前,林俊沒有退縮,相反,他秉持“一個產業的發展,沒有金融不活,沒有媒體不火”的理念,希望通過將皮具與時尚結合,在眾多明星的襯托下,吸引普羅大眾,關注中國皮具行業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的變化。

  為此,他大膽創新,將時尚國際潮流元素融入皮革皮具行業,斥巨資打造出史無前例的“中國皮具奧斯卡”。11月30日,一場具有跨界、多元要素的中國皮具產業盛事——2012中國皮具時尚盛典在廣州亞運開幕地海心沙上閃光開放,60位外國大使館代表、130多個國家的皮業采購商、100多位著名國內外影星、1000多位時尚跨界嘉賓和眾多主流媒體代表,以及數萬名現場觀眾,共同見證了這場開啟中國皮具行業新篇章的盛事。

  這一年,發起并承辦這場萬眾矚目盛典的總操舵手、圣地集團董事長林俊僅僅31歲,剛過而立之年。隨后備受矚目的廣東十大經濟風云人物特別獎——產業升級貢獻獎,頒發給了由八零后“皮界少帥”林俊領頭的中國皮革協會市場流通專業委員會。

 

  2012年11月30日,中國皮具時尚盛典在廣州海心沙盛大開幕,萬眾矚目。中國輕工業聯合會會長步正發(右一),中國皮革協會副會長、圣地集團董事長林俊(左一),分別為中國皮具時尚盛典時代人物林丹(右二)、邱繼寶(左二)頒獎

 

  “未來中國的大品牌很可能在他的支持與推動下誕生,判斷一個企業家的前途,決不是看他現在的排場與財富,而是看他的胸懷與承擔。”盛典之后,全球最大的時尚傳媒集團市場總監徐聰這樣評價林俊所肩扛的責任。

 

  “中國皮具時尚盛典”備受各方贊譽,但林俊并未停止對行業發展思考的腳步。如何讓中國皮具業攀登上“微笑曲線”的兩端,成為縈繞在他腦海中的一個新命題。

 

  他認為,在皮具行業中,設計研發是最重要的環節,也是“微笑曲線”的高端點。在皮具成品上,國外的確有更優秀與成熟的品牌,比如在意大利,從真皮制造到成品的設計研發,已經有幾代人的歷史。但另一方面,國內也有很多品牌開始注重設計、研發和品牌包裝,不少獨立設計師也有不俗的表現。但是,中國皮具行業往往把品牌推在前,把設計師藏在背后。為了給設計師打造展示平臺,推動民族品牌的發展,他已在著手籌劃舉辦“獅嶺國際皮具設計周”,開啟“中國皮具設計師圓夢計劃”。同時,還會邀請意大利的著名設計師,與國內設計師、品牌高管進行深入互動。

  林俊希望,通過圣地這一個平臺,為打通國內外的溝通渠道,通過更多的互動交流,進一步縮小與國際頂端品牌的差距。因此,圣地正在積極拓展國際事務的合作,“引進來,走出去”。

  升級:搭建鏈接世界的產業平臺

  在經濟日益全球化的今天,一個產業的強弱從根本上來說取決于這個產業國際競爭力的強弱。因此,中國皮具的民族品牌,只有積極參與經濟全球化,才能不斷提高國際競爭力。但中小企業在走出國門時,卻要面臨國際貿易成本高、時間長且缺乏貿易延續性等諸多挑戰。

  鑒于此,圣地集團又一次站在行業制高點上,提出了“引進來、走出去”的發展戰略,利用自身的渠道優勢,致力于為中小企業搭建國際化的現代商貿平臺,為國內外品牌商家打通渠道,同時減少他們獨自開拓生意的風險。

  在這一戰略指導下,林俊頻繁往來于世界各地,為搭建中外貿易平臺而積極奔走。最終,圣地的謀篇布局以處于歐洲“心臟”位置的波蘭作為開篇。2014年1月,圣地與歐洲最大的專業市場波蘭PTAK公司簽訂合作備忘錄,雙方達成了招商進駐合作模式、貿易出口合作模式以及電商平臺合作三種合作模式的協定,并在中波兩國互設衛星城。

  林俊說,設立衛星城的目的,就是要幫皮革皮具企業打通“任督二脈”,幫助中國商家打通全世界關鍵專業市場的渠道,通過抱團和產業鏈各環節的優化,達到為企業降低成本、提升競爭力的目的,實現“圣地搭臺,企業唱戲”,讓全球各地的商家通過圣地這個平臺進行無縫對接。

  為配合該項戰略的實施,圣地集團在廣東獅嶺總建筑面積約50萬平方米的圣地·獅嶺(國際)皮革皮具城(1-5期)之外,又打造了一個集多功能配套服務于一體,總建筑面積約100萬平方米的“皮革皮具衛星城(6-10期)”。其中即將開幕的第六期被定位為“PTAK歐洲城”,將通過引進國際展覽品牌,匯聚中國及歐洲皮具品牌,融入流通鏈平臺和管理系統,搭建中國品牌與世界對話的窗口,打造廣東乃至全國最具影響力的成品皮具專業市場。

  2014年6月25日,在廣東省副省長招玉芳等的見證下,中國圣地獅嶺皮具城在波蘭PTAK時尚城正式揭牌,項目輻射中、東、北歐幾十個國家,將推動包括皮革皮具在內的廣東產品走進波蘭市場,并充分利用波蘭的區位優勢,為“中國造”產品進軍歐洲市場打開便捷通道。

  但他的目標遠不止在波蘭建一個中國皮具城,接下來,他還要打造一個200萬平方米的“亞洲城”,為亞洲和歐洲的貿易往來開通一個新窗口。而PTAK專業市場也只不過是歐洲的一個駐點,除了波蘭,圣地還將向意大利、土耳其、阿根廷、芬蘭等進軍,并已達成了與意大利米蘭琳瑯沛麗皮革展(LINEAPELLE)和米蘭國際鞋展(MICAM)對接,為中國企業打造國際會展平臺。

 2014年7月19日,出席中國-阿根廷經貿合作論壇期間,阿根廷-中國商會會長斯帕多內(左)與林俊(右)親切交談并合影

  2014年7月,林俊作為優秀的中國企業家代表,跟隨習近平主席率領的中國貿促會經貿代表團出訪巴西、阿根廷兩國,并參加了金磚五國“包容性增長,尋求可持續解決方案”會議。會議中頻繁提到的“包容性增長”概念讓他產生了共鳴。他認為,中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現階段的發展道路非常接近,尤其是制造業方面,可能會引起同質性競爭;其次,中國越來越國際化,中國企業也要與國際接軌;另外,中國當下面臨的最迫切問題就是改革,不僅國家需要改革,企業更加要與時俱進,通過轉型升級以契合國家的發展,這既是一次考驗,也是一個契機。林俊希望借助這個契機,開拓廣闊的拉美市場。下一步,他將會積極地在巴西、阿根廷以及巴拿馬進行戰略部署。

  “走出去、引進來”的口號已提出多年,但基于對中國產品能否順暢走出國門的思考,林俊強調要先“引進來”,再“走出去”。自有品牌的缺失使得中國企業在價格制定上喪失話語權,對此,林俊的解決之道是通過參股的形式引進洋品牌,在品牌的股份構成中中國企業占三成,在產品利潤方面占七成,這種合作模式會達到一石二鳥的效果:一是解決了外資企業的資金和市場問題;二是對于中國企業來說,改變了以前作為加工方受人控制、做出的產品沒有靈魂、沒有渠道的局面。

  在這樣的合作模式框架下,中國企業將不再受制于外資企業,只需根據產品的需要和設計來生產。而產品利潤里中國企業占七成,在打破此前單純加工的低利潤格局之余,自己也掌握了控制權。另外,借助外資企業將產品推向國際舞臺,還會避免反傾銷的風險,順利解決出口問題。林俊提出的“引進來、走出去”模式,近乎完美地解決了中外之間的貿易摩擦。

  發展:順應時勢求新求變

  1994年,林俊的父親林益明在廣州創辦了圣地集團。在圣地誕生前,林益明在香港及廣州等地從事過多種貿易活動,從商經歷頗為艱險和坎坷。白手起家的他在創業途中遭遇過重重阻力,也曾經變得幾乎一無所有,但永不服輸的他依然危中尋機,奮勇前行,最終憑借腳踏實地、堅韌不拔的毅力以及勇于開拓創新的精神,完成了原始資金的積累。

  20世紀90年代初,廣州的房地產市場剛剛起步,從中發現商機的林益明決定投資房產。后來在他的父親“買樓不如自己買地蓋樓”的建議下進入地產業,并在短短20年間,將圣地集團發展為經營業務涵蓋房地產開發經營、專業市場管理運營、金融業務、電子商務、物業管理、項目投資、酒店、銀行、水廠、娛樂等領域的大型集團。

  在林俊眼中,父親猶如一頭具有頑強生命力的“駱駝”,身上散發著踏實、無畏、堅韌的氣概,在無邊無際、風沙滾滾的大漠中,一步一個腳印,勇往直前。林俊認為,正是因為父親當年歷經百般磨練,才成為今天這樣一個成功的企業家,反而那些一帆風順、身體中缺乏抗體的企業家更經不起風浪的打擊。“百戰百勝并非天生,而是先有身經百戰,才有百戰百勝。很多人想一步成功,不是不可能,但能走多遠是個問題。”林俊說。

  2014年7月14日,林俊出席2014金磚國家工商論壇并接受美國CNBC電視臺采訪

  2013年,林俊正式成為圣地集團董事長兼總裁,全面管理集團所有業務。作為集團的第二代掌門人,他要繼續發揚吃苦耐勞的駱駝精神。雖然創始人已經為企業打下了穩固的基礎,這讓繼任者少走很多彎路,但他認為,偏偏這段路程是最不可或缺的,沒有經歷過失敗,往往會把事情想得太過理想,就很容易犯錯。此外,年輕企業家缺乏父輩打江山的控制能力,因此要親力親為。只有親自上戰場,才能體味第一代企業家創業時的辛酸和困難。

  提及圣地集團的長遠規劃,林俊的立場十分堅定,他希望圣地繼續在皮革行業深耕細作,打造中國和國際貿易的平臺,讓中國的產品銷售到國外更加便捷和順暢。在他看來,做企業的目的不是拼規模和排名,最關鍵的是要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,并能專心做好一件事就足矣。

  十年的商海搏擊,讓林俊悟出了獨特的經商之道。他認為在經商之路上,不能只顧埋頭向前沖,而要不停地進行反思。每個企業都會經歷成熟期、黃金期、高峰期和衰敗期,高處不勝寒,學會找到制高點,隨著世界的改變而改變。他還認為,包容性在商場中很重要,要有共贏的思想,只有自己贏,企業就不可能做大,也不符合當今時代的思維和發展需要。

  面對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,林俊認為企業家一定要有預見性,就如同煮餃子,沸騰時需要加點冷水,否則餃子皮就會煮破。企業家要學會不斷給自己加冷水,當某個行業越興盛,進入的人越多的時候,就要思考越多。

  除了商業智慧外,林俊同樣具有卓越的管理才能。他心目中的理想員工,首先要喜歡這家企業及老板,唯此,他們才會愿意學習、付出和進步。在他看來,企業和員工如同談戀愛,兩者要相輔相成,挑選的人才的關鍵是要符合企業的發展狀況,符合企業的需求和個人的需求。

  生活中,除了工作外,林俊還會見縫插針地做一些運動,以保持健康的體魄和充沛的精力來應對各種挑戰。每周他都會和員工、朋友一起打兩次籃球,并堅持游泳。林俊認為,在信息爆炸的年代,每天的學習必不可少,離開了資訊,就會落后,只有不斷提高自我,不斷更新知識,才能永立潮頭。書籍、微信、電視劇都是他汲取新知識的方式。

  從修讀信息科技專業到投身房地產領域,從房地產擴展到經營專業市場,再升級為產業地產,并跨足時尚、流通鏈、電商等領域,以跨界整合推動皮革業整體轉型升級,因此,他也被外界評價為“不務正業”。對此,林俊認為,這只是順應時勢不斷求變而已。“時代已經發生了巨變,要想不被時代拋下,就得與時俱進,時刻求變。”他說。

  放眼未來,從皮革大國到皮革強國的道路依然漫長,且充滿挑戰,但誓做新一代“皮革人”的林俊下定決心,要闖出一條新路來。

  2012“廣東十大經濟風云人物”頒獎典禮,林俊榮獲“產業升級貢獻獎”


  林俊語錄摘要

  小孝是陪伴,中孝是傳承,大孝是超越。

  人要多學習,才知道自己有多沒文化。

  一個產業的發展,沒有金融不活,沒有媒體不火。

  上一代人都說,“沒吃過豬肉,還沒見過豬跑嗎?”現在我們得說:“沒機會見過豬跑,還沒吃過豬肉嗎?”這就是時代的變化。

  做企業,大環境很重要,給你一壺水,在高原怎么燒也燒不開,不敢說自己的經營有多強,要是環境不好,多強都沒用。

36选7旋转矩阵公式